TAG标签 |网站地图 |RSS订阅
位置: 主页 > 国际信息 >

德国社民党在欧盟选举失利致内讧 恐累及默克尔政府

时间:2019-08-12 13:55点击:

  德国社会民主党在26日欧洲议会选举和一场国内地方选举中表现惨淡,党内部分成员归咎于党主席安德烈娅·纳勒斯决定让社民党留在总理安格拉·默克尔领导的“大联盟”政府。

  纳勒斯27日说,既然受到质疑,她提议下周发起党内表决,以决定她是否适合继续充任联邦议院社民党党团领袖。

  这场执政联盟成员的“内讧”可能危及默克尔政府。

  【党主席自请“逼宫”】

  欧洲议会选举26日结束投票。德国社民党表现惨淡,得票率比5年前上届选举降低11.5个百分点,获16个议席,在欧洲议会中的德国“第二大党”地位由在野党绿党赶超;后者赢得20个议席。

  祸不单行。同一天,在德国北部不来梅州议会选举中,这一德国最老牌政党遭遇73年来在这个地区的第一次败选。

  纳勒斯接受德国电视二台采访时说:“我认为争论党内职位归属不是明智做法。但我作为党领袖,既然遭遇这种挑战,我们就把话说清楚。”

  “所以,我提议提前就议会党团领袖人选发起党内表决,从原定9月底提前到下星期。那些希望理应走不同路线的人应该站出来,表明‘我要竞选(党团领袖)’。”

  她承认,作出这一决定是顺应部分党内人士要求:她收到西部北莱茵-威斯特伐利亚州社民党议员的联名信,要求表决她的议会党团领袖任职资格。

  她先前要求党内高层人士6月3日商讨下一步选举策略,如就应对气候变化和社会保障等议题如何突出社民党立场,与默克尔的中右翼“联盟党”、即基督教民主联盟及其姊妹党基督教社会联盟作明显区分。

  【执政党难挽颓势】

  路透社报道,纳勒斯的提议反映社民党内部不满她没有能带领社民党扭转选情颓势。

  她2017年9月联邦议院选举以后出任议会社民党党团领袖,2018年4月当选党主席,接替马丁·舒尔茨。舒尔茨受选举败绩累及声望,在与联盟党联合组阁的决策过程中因为立场反复而受到诟病,去年2月辞任党主席。

  纳勒斯接手后多次声明,留在执政联盟、对政策制定发挥影响力更符合社民党利益。

  在德国,社民党是创建时间最久的政党,注册党员超过46万。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社民党多次执政,包括与基民盟/基社盟组成大联盟政府。默克尔2005年开始连续四次当选总理,迄今14年间将近10年领导大联盟政府。

  近年全国和地方选举中,社民党成绩一路下滑,2017年9月联邦议院选举中得票率创最差纪录。

  社民党去年初与联盟党再次组建大联盟,党内激进左翼阵营和青年团成员至今反对这一决定,认为社民党被迫充当中右翼联盟党的“追随者”,磨灭了传统中左翼大党的特色,因而失去选民支持;社民党应该作为议会“第一大反对党”休养生息、恢复元气,力争下届选举东山再起。

  【恐累默克尔失盟友】

  暂时不清楚谁有潜力接任议会党团领袖。《星期日图片报》先前报道,前任党主席舒尔茨有意参选。社民党方面没有确认这一说法的真实性。

  假如在党内表决中落败,纳勒斯作为党主席的权威将遭受进一步打击,让党内推动“脱离大联盟”的派别底气更足。

  社民党副主席拉尔夫·斯特格纳、青年团领袖凯文·屈纳特、议员马蒂亚斯·米尔施联名呼吁社民党“勇敢”纠正错误:“这一届大联盟政府有截止期限,最迟是(下次联邦议院选举常规日程)2021年9月,如有需要可以更快终结。我们没有与保守阵营(联盟党)签订合约。”

  一旦社民党退出执政联盟,默克尔政府将沦为“议会少数派”,触发两种可能情况:提前举行议会选举,或者联盟党另寻盟友、组建新的多数派政府。

  无论哪种情况,对社民党和联盟党都不是理想选择。

  欧洲议会选举中,不仅社民党损失议席,联盟党得票率近29%,比上次选举下降6.5个百分点,显现两大主流党派所获民意支持率下滑,提前选举可能加剧这一趋势,让极右翼政党德国选择党有机会扩大地盘。

  2017年选举后持续半年的组阁波折表明,默克尔寻找能够替代社民党的盟友不容易。一旦社民党退出大联盟,默克尔的总理位置可能坐不稳当。迫于联盟党内政策立场分歧压力,默克尔去年底把执掌18年的基民盟主席位置移交给安妮格雷特·克兰普—卡伦鲍尔,部分观察人士猜测她可能干不到2021年任满就提前离职。(沈敏)(新华社专特稿)

阅读排行
最新阅读
  • 关键词导航:生活国内信息国际信息社会万象娱乐八卦免责声明

  • Copyright by 2014-2018生活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